作为区域外国家强行介入南海争端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9-11 12:52    次浏览   

客观看,指望美国很快改变在南海侦察飞行的惯例并不现实。但美国至少应该意识到,不能发出对华关系的混乱信号。9月9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珊赖斯刚结束访华,强化中美的军事信任关系正是讨论内容之一。相比之下,由美国三位前高级官员撰写,由布鲁金斯学会9日发布的一份报告内容更有建设性:美国不应将南海纷争视为中美关系的核心战略问题,美国需要设计出一套策略使双方陷入对峙或冲突的可能性最小化,防止南海问题绑架美中关系。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确应有这样的战略眼光。(徐立凡)

美国孜孜以求南海侦察飞行的法理性,表明8月底中国战机在南海拦截美国p-8侦察机事件并未真正平息,这并不令人奇怪。p-8门事件的背后,折射着美国能否尊重中国在近海海域和空中行事的规则制定权,关系着中美双方是否在此问题上具有达成共识的空间。就此而言,美国在南海侦察飞行的惯例能否有所修正,是中美战略互信程度的一个标尺。

《纽约时报》网站9月13日报道,美国海军作战部长乔纳森格林纳特上将日前在华盛顿举行的一个论坛上说,马来西亚最近邀请p-8海神巡逻机从该国最东端地区起飞,沿中国南海南部边缘开展侦察飞行。与此同时,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丹尼尔12日也为美国在南海的侦察飞行辩护,称我们有权在中国空域以外执行合法任务,这样做有令人信服的理由。

格林纳特和丹尼尔为南海侦察飞行屡屡辩护,原因在于,这涉及美国全球安全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隔岸平衡和选择性干预是美国处理全球安全事务的常用手段,在东亚地区,日美安保机制是其隔岸平衡战略的主要基点,侦察飞行和军舰游弋是其选择性干预战略的主要基点。通过这些战略以凸现美国的军事存在,同时维持美国的军事优势。南海既存在多个声索国的诉求,同时又涉及中国核心利益,在南海实施干预,既可赋予美国充当仲裁者的机会,同时又可遏制中国国防力量的正常发展,即所谓反介入和区域拒止能力的提高。

但是,美国能否取得预期的战略效益是大有疑问的。一方面,作为区域外国家强行介入南海争端,不利于南海争端解决。南海问题既有东盟10+n机制作为磋商平台,也有南海行为准则作为行动依据,区域内可以寻找解决途径,外来介入只会增加问题的复杂性。另一方面,过于频繁地显示军事存在,等于迫使相关国家在中美之间站队,既不是相关国家的期望,也不符合各方利益。事实上,马来西亚防长否认曾与美国讨论邀请p-8从该国起飞侦察,这反映了这种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