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届五十的老凌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7-25 13:37    次浏览   

走进定西市通渭县马营镇回岔村,记者遇到一位面色黝黑、眼睛充血的汉子,站在牛圈旁,反复劝说户主张进国修建标准化牛舍朝向一定要向阳,因为良种牛也需要晒太阳。

过去我觉得自己年龄大了,在县里干到正科级,也没什么发展前途了。他说,现在危机感很强,得抓紧干。

这人是镇党委书记苟建军,他手里拿着两张表,分别是张进国家2014年的收支表和今年增收预测表。据张进国介绍,苟书记上任半年来,每周至少要来他家一次抓扶贫。

年届五十的老凌,在今年1月之前,还是黔西南州安龙县一个乡的乡长,因为工作推、拖、甩,被县里召回培训一个月,又到另一个镇担任副职。这个镇给部分群众承诺的扶贫项目没有兑现,干群关系有点恼火。老凌接手后加班加点,上任不到5个月,协调落实700多万元资金,基本兑现了承诺。

专家表示,让那些为官不正、为官不为的领导干部下,也会为一批政德好、能干事的干部腾出施展的空间,最终激发关键少数和广大干部自觉践行三严三实要求。

工作不细,没有底气。苟建军说,省里要求贫困地区党委、政府把主要精力放在扶贫开发上。乡镇干部现在几乎全扑在精准扶贫上。

召回,是为了不召回,为了激发干部活力。黔西南州委书记张政说。在记者走访的陕西、甘肃等地,被下的干部同样触动很大。

曾几何时,恋栈贫困帽是扶贫工作中一种不正常现象。而在甘肃,扶贫攻坚能者上、庸者下,领导干部比减贫实效、群众增收的氛围日益浓厚。

部分专家、干部表示,让下的压力化为干的闯劲,不仅要让干部能上也能下,也须加强培训、激励,为干部充电、为创业干事环境造氧。

甘肃省定西市委研究室主任张全有说:能上能下应是常态,不是贬黜。干部应因下知耻,知耻而后勇。(文中部分人名为化名)(记者张钦、王新明、李放、刘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