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紧跑回办公室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6-22 12:57    次浏览   

雷锋到任何地方作报告,张峻几乎都会跟着,拍照片,也帮他修改演讲稿,两人越来越亲近。雷锋人生中的重大时刻,他几乎都在身边,特别是雷锋入党这件事。那一年,全团100多个发展对象,只有雷锋是当年兵。张峻说。

由于主席的题词写在有红线的宣纸上,照片印出来后,罗瑞卿不满意。张峻又重新返工,加了红色滤色镜,抹掉红线,重新冲洗了两张。忙完已是深夜,赶不及当天的报纸,罗瑞卿决定,3月5日,各大报纸统一刊发。

真正拿到毛泽东的题词,是在3月3日晚上了。张峻回忆,大约6点钟,罗瑞卿拿着三幅毛泽东的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来到了三座门。主席对前两张不满意,要求用第三张。罗瑞卿说。

雷锋突如其来的离去,让张峻陷入深深的懊悔。直到去世,雷锋都不知道,只差45天,他或许就可以见到毛主席。张峻说。

张峻打开相机,连续拍了4张,又迅速赶回《解放军报》的暗房,将冲洗出来的题词用吹风机吹干,放大了2张8寸照片。

那一天,雷锋驾驶技术不高的战友乔安山,把卡车撞到了柞木杆子上,正好砸到站在旁边指挥的雷锋。

直到去世,他都不知道自己原来有机会见到主席。张峻本来有机会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雷锋,可是话到嘴边,忍住了。怕万一有什么变化,影响他的情绪。

见见毛主席,一直是雷锋最大的心愿。一个无父无母的苦孩子,9岁时,家乡解放,穿着军装的人把他送进了学堂,给他吃穿,告诉他要感谢毛主席他老人家。

也有人反对,认为雷锋入伍时间短,列为发展对象,老兵会有意见。团政委韩万金力挺雷锋。

2月28日,一下火车,张峻就赶往总参高干招待所所在的三座门,向赖传珠报到。从晚上6点一直等到10点多,罗瑞卿来了,主席下午讨论赫鲁晓夫的九评文章,太累了,我9点多去,他已经睡着了,再等等吧。

1963年2月27日,张峻接到军区任务,要其火速赶往北京,拍摄主席给雷锋的题词。沈阳军区政委赖传珠,曾拜托时任军委总参谋长的罗瑞卿大将,请主席给雷锋题词。张峻说,那天终于有了消息。

直到1962年8月15日去世之前,雷锋的知名度,还只局限在沈阳军区。

张峻拍了几张照片,就往医院赶。他没有见到雷锋最后一面,只在太平间看到了他的遗体,穿着新军装,眼睛紧闭,鼻孔、嘴巴、耳朵都塞着纸。

1963年3月5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等各大报刊,均在头版刊登了毛泽东为雷锋题词的手迹。

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张峻刚吃完午饭,正在宿舍休息,有人急匆匆来敲门。雷锋出事了!

不过,毛主席终究还是知道了雷锋,不仅知道,还为他题了词,号召全国人民向雷锋同志学习。

张峻脑袋一懵,赶紧跑回办公室,抱了照相机就往抚顺赶。路不好走,车开了1个多小时。到运输连时,已是下午1点多了,张峻先冲到事故现场。出事的地方,已经撒上白灰,还有血迹,砸伤雷锋的带铁丝的柞木杆子,还在原地。

这些报道,让雷锋在全军出名了。他开始到各地作报告。关于雷锋作报告这件事,沈阳军区还专门作了规定。张峻回忆,在团范围内,必须有政治处派干部旁听,在军区工程兵范围内,政治部必须有专人陪同,在沈阳军区范围内或者到地方作报告,军区政治部必须派专人陪同。雷锋的报告稿,都不是他自己写的,而是由工兵10团宣传股长吴广信,组织股长赵玉瑞和俱乐部主任陈广生等人根据雷锋的身世写成的。张峻说。

1960年11月8日,运输连连夜召开支部大会,24名党员,到会18名,一致同意雷锋入党。于是,新兵雷锋在成名后的那年秋天,成为共产党员。

毛泽东如何知道雷锋,并为他题词?至今有几个不同版本。《中国青年》杂志编辑李禹兴、原毛泽东秘书林克,均撰写过回忆文章。

1962年6月上旬,已经调到沈阳军区政治处的张峻听说了一个消息,军区将派雷锋作为代表,出席1962年的国庆节观礼,接受毛泽东的接见。